免责声明:这些信息都是经由技术聚合而来的,其真实性、准确性需要用户自行判断,本站不对其内容担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。

六月初,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飞来一只栗苇鳽,截止发文为止已经三周有余,每天来此拍摄的爱好者络绎不绝,最多时达数十人。这只栗苇鳽与两只黄苇鳽混群在一起,跟随黄苇鳽在潜流湿地与沉水廊道两处芦苇丛之间飞来飞去。有人甚至猜测,这只栗苇鳽与其中一只黄苇鳽雌鸟结为伴侣,并已开始筑巢孵卵,众说纷纭。每天公园游人和摄影爱好者众多,它们还是比较惧怕人类的袭扰,栗苇鳽与黄苇鳽每次飞来便一头扎进芦苇丛中,不见了踪影,偶尔在水葫芦上面停留也是稍纵即逝,不是每天去的人都能看到栗苇鳽,只有早、晚公园人少时看到它们的概率才会高些。六月九日,天气预报北京午后有雷阵雨,上午来到奥森沉水廊道等候栗苇鳽的出现,两个小时的等待只恍惚…

博尔塔拉河畔的边境小城 独行伊夫 3 天前 1

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火车站出来,在几个穿制服工作人员监督、引导下排队走近崭新的客运站。这里辟为临时安检场所,前天克拉玛依刚刚做完,今天又再次做核酸检测,短短十多天,做了近10次检测,这次居然还发了个证书,俨然成为了“核酸达人”!
靠近边境的博尔塔拉城市虽然不大,也分新旧两城,南部新城正在开发中。北部老城没有边疆特色,只是哈萨克文字换成了蒙古族文字,但建筑与妇女的服装都没有感觉到蒙古族特色。
分割南北的博乐滨河公园,傍晚时分人多了起来。公园南面一片荒地上倾斜着一座不高的石头山。由于不高,没有观景的功能。
南部新城是博尔塔拉最耀眼的地方,新建的各种文体场馆集中于此。各具特色的大…

又见喜马拉雅蓝罂粟 桃花坞 5 天前 1

上个星期又去了珀斯(Perth)的布兰克林花园(Branklyn Garden)。说起来珀斯离爱丁堡不远,开车…

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,我和朱珠一起为理想国翻译了一本薄薄的《哲学小史》。Nigel Warburton的作品…

线筒 鞋带 预纱 机器 绳花 编织机 花边 编织 聚酯 成品线…

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