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痛:生命之微

生病,正是人处于脆弱可怜的时候。古语云,“鸟之将亡,其鸣也哀”,正是生命处于危机弱势时候的真实反映。

我的体质一直还算可以的,但是听闻父母口述,小时候的我有次身上起了个大包,幸而有得道医者相救,才得以存续了我这条卑小的生命。或许正是这次的救助,再加上成长环境的自由无羁,我才能茁壮地成长起来。

小时候的我,喜欢爬树,尤其喜欢体验大风当中树枝带给我的飞翔一般的感觉。每逢空闲时候,我会跟小伙伴们在野外嬉戏游荡,体验着生命赋予的健康的生活节奏。生命如此美妙,我甚至因为身处这种美妙当中忘记了自己也正是一个鲜活的生命。

宗教里面说,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并不独独是为了享乐的,我们要体验自己的生老病死、喜怒哀惧。所以健康虽然值得人们孜孜以求,但是疾病也会教给人们很多真实和深刻的东西。

和谐美好的大同世界两千年前就已提出,虽然当今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,但是这一理想世界还处于未来的构想当中。我们都曾处于应试教育当中,枯燥中消磨着我们的锐气和浮躁,在对知识追求的爱恨失落中,意志虽然坚定了,但身体却有些经受不住。稳定舒适的办公室工作,虽然对人才进行了必要的尊重,对员工的各项权益进行了有效的保障,但是因此处在下层的被驾驭者逐渐因为懈怠拖延生出了大肚腩,甚至为了报答公司的恩惠增加了过劳猝死的风险。虽然在这里有对舒适生活吹毛求疵的嫌疑,但是一旦我们认同甚至开始标榜这样的活法,让制度束缚起我们的四肢,让绩效损害着我们的健康,我们将跟被饲养和鞭打的骡子一样,蒙着眼睛一遍一遍地绕着圈跑,最后变成神话中遭受着重复折磨的西西弗斯。

于是,我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,腿软气喘成为常态,药物的调理总是跟饮食齐头并进。首先,生起病来必定头昏脑胀,饮食不振,意识模糊。接着是调养,身强体壮的时候经常睡上一觉就会大有好转,现在是不行了。挂号问诊、求医问药,也不清楚是病情严重的缘故,还是庸医滥竽充数,虽然每次必定找专家咨询,但是在大量药物的调理治疗下,还是没见有多少好转,常常反倒是不吃药了就自然好了。不管怎样,自己的病自己了解,自己的病最终也要自己来医治。

生起病来,尤其是急症,心智动荡下,开始思索起了临终就殁的事情。虽然一直都懂得死亡是每个人都必然要面对的可怕归宿,也在通过努力奋斗来释放这种自然赋予的摄人压力,但是面对紧急情况,还是会感到异常沉重的慌张。我还年轻,很多事情都未曾经历,我的父母亲人都还健在,我有责任一直呵护着他们,于是我开始很少关注尘世的浮利,开始体验充实自我带来的幸福感,开始为家人们积攒着成长和生活的各种必要保障。 虽然生病让我十分痛苦,但也让我更加坚实地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位置。

前几天跟同事朋友们结伴攀爬了北岳恒山,我们一路拍照着、玩笑着,当时确实生发了往年的健壮感。但是事后,我们中的很多人出现了晕车、中暑诸多不良症状。我也是这种情况,昏昏沉沉中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,现在着实需要加强锻炼了。

于立 2016-5-30

相关文章

友情提示:请勿采取不友好的评论或进行过激的争吵,禁止任何淫秽、反动、暴力、赌博、恐吓或违法的内容。对此,本站将保留删除评论的权利。
0 条评论
😂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